法制網首頁>>
首頁即時滾動新聞>>
哈佛招生歧視案持續庭審
發布時間:2018-10-27 03:40 星期六
來源:法制日報——法制網

圖為10月15日,在美國馬薩諸塞州波士頓,反對哈佛大學歧視亞裔學生的抗議者在審理哈佛大學招生歧視亞裔案的波士頓聯邦地區法院前展示標語牌。   新華社記者 劉杰 攝    

□ 法制網駐美國記者 陳小方

美國哈佛大學招生涉嫌歧視亞裔案自10月15日在波士頓聯邦地區法院開審以來引起了各方的廣泛關注。這一案件的庭審將持續三周時間。除了控辯雙方的唇槍舌戰之外,連日來的庭審也幾乎成了一場哈佛招生揭秘會,讓人們得以罕見地一窺美國最頂尖大學的神秘招生過程。

招生涉及200個變量

與本案相關的一個重要問題是,哈佛每年究竟是如何從數萬份申請中篩選出幾千個錄取名額的?其中是否存在原告“學生公平入學”組織所說的對亞裔的歧視現象?

在本次庭審中,法庭的大屏幕上展示了一名普通高中生可能被錄取為哈佛學子的各種因素:學習成績、考試分數、意向專業、個性評分、族裔、家庭背景、地理位置等。根據哈佛在庭審前的一次入學數據分析,這些變量多達近200個。

已在哈佛大學擔任30年招生主任的菲斯蒙斯解釋稱,他們的工作就是要確保這些因素以公平的方式發揮作用。

哈佛大學也將一些學生的材料作為證據提交給了法庭。例如,一名來自越南的學生,考試成績只屬中等,但同樣被錄取,原因在于他表現出了“富有感染力的快樂個性”。另一位被錄取的學生分數也不高,除了她曾在一個管弦樂團擔任第一小提琴手和擔任過學生會主席所顯示出來的領導力外,更重要的是老師們的評價。老師們評價她是一個“談吐得體、雄心勃勃、幽默風趣的人”。

據報道,庭審中揭秘的一些情況雖然支持了哈佛“最挑剔”的精英學校的名聲,但另一些因素,特別是個性評分中的主觀成分,也顯示了錄取決定“有點任意”。

哈佛將申請人分為14個不同類別,并給每人評出1至6的等級。1代表錄取概率最高,而6則不可能錄取。這些評級不只是依據“學術能力評估測試”分數等客觀指標,也包括個性評分,如性格特征、面試感受等主觀判斷。

法庭文件和庭審證詞還揭示了哈佛的一些招生特別渠道,如“額外考慮”提高了申請人的錄取概率,“院長關注名單”是有勢力的申請人的花名冊,“Z名單”則是學業一般的學生通往哈佛的一種后門。

亞裔分數門檻最高

15日以來的庭審也證實了哈佛在招生中確實對亞裔提出了更高的分數要求。

這也是原告“學生公平入學”組織在2014年起訴哈佛歧視亞裔生的一大指控緣由。指控稱,亞裔美國人雖然擁有最高分數,卻只有最低的藤校錄取比例,這顯然不公平。

菲斯蒙斯在法庭作證時承認,亞裔生需要有更高的分數才能被錄取。他說,對于非裔、印第安人和西裔生,如果在總分為1600分的“學術能力評估測試”中獲得1100分,就可以被錄取,但亞裔生則需要高出250分,其中,女生要達到1350分、男生為1380分。

原告律師洪斯稱,“這是赤裸裸的種族歧視。”菲斯蒙斯則反駁稱,校方瞄準某些群體是為了“打破循環”,以吸引那些通常不考慮申請藤校的人提出申請。他還稱,哈佛會以低至1310分錄取人口稀少地區的白人學生,但不會以這個分數錄取同一地區的亞裔。

原告方首席律師莫塔納指出,在如勇氣、可愛等個性評估方面,哈佛給亞裔生打出的分數要較其他族裔低得多,這是“讓種族偏見的狼從前門進入”。

哈佛大學一份2013年的內部研究顯示,如果錄取時僅考慮學術成績,新生中亞裔的比例將達到43%,而非裔只有不到1%。但哈佛10年來的招生情況顯示,亞裔平均只占新生整體的18.7%,非裔為10.5%。

報告顯示,在加上其他因素后,亞裔是錄取比例下降的唯一族裔群體。根據報告,在加上是否喜愛及擅長運動、校友傳承等因素后,亞裔申請人獲錄取的比例將下降至31.4%;如再加上課外活動及個人評分,亞裔申請人的錄取比例則繼續下跌至26%。

菲斯蒙斯否認個性評估是對亞裔的“懲罰”,強調這只是哈佛“全面評估”中的一部分。

辯方律師威廉·李也否認歧視指控,稱族裔只能幫助有潛力的學生,因為校方從不認為申請人的族裔是負面因素。

金錢血統是敲門磚

根據庭審,盡管哈佛聲稱其錄取是依據“全面評估”,但在實際中,許多特殊因素,尤其是金錢和血統等,則備受青睞。

哈佛大學教授拉杰·切堤在2017年的一份報告中指出,哈佛只有3%的學生來自收入最低的五分之一家庭,而50%的學生來自收入最高的五分之一家庭。

世紀基金會進步智囊團的學者理查德·卡倫伯格在庭審作證時說,哈佛大學的高收入學生人數是低收入學生的23倍。他認為,如果取消對富人和良好關系的偏好并采取“種族盲目”的招生方式,哈佛可以實現種族和經濟多元化。

在庭審中,原告方律師出示了多份電子郵件,顯示出哈佛招生與大額捐款的關聯。這些哈佛內部電子郵件顯示,校方高層會對那些與主要捐贈者有關系的學生作出特別批注。在2014年的一封電子郵件里,一個網球教練感謝哈佛為一名學生進入哈佛“鋪上紅地毯”,因為這個家庭捐贈了110萬美元。

此前一年,哈佛招生主任還因錄取了一些很有“油水”的學生而獲得該校研究生院院長的贊揚。被錄取的一名學生與一個捐贈者有關系,而那個捐贈者承諾出資蓋樓和設立獎學金。

菲斯蒙斯斷然否認這些指控。他稱,哈佛并沒有隱瞞他們考慮的因素,那些因素都在招生材料中提及,如課外活動及校友傳承等。

菲斯蒙斯稱,考慮錄取捐款者親人對于哈佛長期的財政很重要。他說,“為了提供獎學金,我們需要獲得必要的資源,這對于學校的長期實力而言很重要。”

菲斯蒙斯稱,他們會制定一份特別潛在的申請人名單,并予以密切關注。每年的名單上都有“幾百人”,其中有大額捐贈者推薦的人,有哈佛大學教授和校友推薦的人,還有他自己在美國各地為哈佛大學招生時遇到的人。

在被問到“名單上的每個人是否都會被錄取”時,菲斯蒙斯回答說,“幾乎。”他同時補充說,每個人的申請過程都是一樣的,要經過由40人組成的錄取委員會的審查。

但是,哈佛內部電子郵件顯示,一些捐贈者的親屬表現很糟糕,但最終也都被錄取。

主審法官也曾被拒

本案的主審法官阿利森·戴爾·伯勒斯也曾被哈佛拒絕過。

據報道,伯勒斯法官不僅是哈佛的畢業生之女,她自己也曾申請過哈佛,但被拒之門外。根據哈佛大學的記錄,伯勒斯法官的父親沃倫·伯勒斯于1945年在哈佛學習,1947年畢業。

伯勒斯法官的這一經歷在庭審中一度引起關注。10月22日,有人群發電子郵件稱,伯勒斯法官對哈佛心存偏見。郵件說,“聯邦法官隱藏了她自己遭哈佛拒絕的痛苦經歷。”

當天一開庭,伯勒斯法官就將涉案律師叫到法庭前方,就群發郵件問題進行了討論。雖然這種討論是不公開的,但看得出引發了相當程度的爭論,不過,也傳來幾陣咯咯的笑聲。伯勒斯法官在庭審中并沒有談及被哈佛拒絕后的感受。

在媒體的追問之下,雙方律師都表示,他們不希望伯勒斯法官回避本案的審理。他們稱,自2014年11月立案以來,伯勒斯法官一直負責處理本案,她的回避將使案件進程受到嚴重干擾。

事實上,在群發郵件發生之前,伯勒斯法官就在庭審前的程序中披露了自己的經歷。在被哈佛拒絕后,她進入了米德伯利學院,并于1983年畢業。

不過,報道也指出,要找一位沒有上過哈佛大學的法官并非易事。波士頓聯邦地區法院的13名法官中就有9人上過哈佛。

責任編輯:王澤玉
0
視頻推薦
相關新聞
北京赛车计划app软件免费版 西青区| 日土县| 抚松县| 阳东县| 天气| 乌拉特前旗| 芒康县| 剑河县| 日照市| 搜索| 宜丰县| 宾川县| 明溪县| 肃南| 乌兰察布市| 高陵县| 修水县| 留坝县| 迁安市| 英超| 丰原市| 资阳市| 桦南县| 峨边| 辛集市| 平遥县| 井陉县| 沽源县| 岳普湖县| 霍城县| 永定县| 武强县| 新干县| 盈江县| 甘南县| 绥芬河市| 北票市| 钟祥市| 呼伦贝尔市| 沅江市| 涿州市| 华容县| 利辛县| 宁乡县| 宁化县| 探索| 重庆市| 瑞昌市| 宁明县| 南投县| 大田县| 密云县| 枝江市| 孟州市| 庆阳市| 孟津县| 罗田县| 武陟县| 大冶市| 东莞市| 栾川县| 正宁县| 鄂伦春自治旗| 东至县| 宁国市| 正蓝旗| 汤阴县| 阳原县| 肇庆市| 阿鲁科尔沁旗| 文登市| 惠东县| 青岛市| 固镇县| 大英县| 渑池县| 花莲市| 重庆市| 贵阳市| 辉南县| 鹿邑县| 乌海市| 东光县| 饶河县| 丰台区| 北宁市| 兴化市| 遂平县| 延津县| 沙坪坝区| 信丰县| 融水| 吉木萨尔县| 无为县| 乌什县| 阿拉善盟| 洱源县| 株洲市| 四川省| 彭阳县| 罗源县| 临潭县| 巨野县| 积石山| 宽甸| 瑞丽市| 清镇市| 即墨市| 蒙阴县| 江城| 弥渡县| 江门市| 出国| 昆明市| 土默特右旗| 普格县| 清水县| 保山市| 潜江市| 出国| 紫云| 中山市| 吐鲁番市| 松桃| 当涂县| 鄂尔多斯市| 万宁市| 沙坪坝区| 铁岭县| 卢氏县| 嘉荫县| 伽师县| 彰化市| 呼玛县| 湘潭市| 高碑店市| 化隆|